别光说中国人!澳洲当权政客个个在炒房!

别光说中国人!澳洲当权政客个个在炒房!

《每日电讯报》发表一篇题为《Home truths: Sydney pollies’ million-dollar property portfolios revealed》的文章,文中将新州大款政客的房产一一曝光,包括总理艾伯特、财长Hockey、新州州长Baird等也一并提及。澳媒称,房市越炒越热,政客们大赚数百万,可想而知,他们会有多“诚心诚意”,帮老百姓抑制房价上涨!一个个心里打着小算盘!

《每日电讯报》报道称,自2011年联盟党上台以来,那些本就富得流油的政客们,更是从房市热潮中,狠狠赚了数百万,议员们手中的投资产品都迅速升值。要知道,新州政府的税收收入中,63亿澳元的印花税占了四分之一,如果现在打压房市,不仅是断了政府的“粮”,也等于让这些政客的个人资产大大贬值。

就说总理艾伯特,年入50多万澳元,过去5年,他在Forestville的那套房升值近40%,也难怪总理会在国会上说:“我希望我们的房价继续上涨”。再说财长Hocky,他在ACT有一套投资房产,在昆州Malanda有一栋豪宅,他老婆在Hunters Hill有一套住宅,在Stanwell Park还有一套投资房。通讯部长Malcolm Turnbull在悉尼著名富人区Point Piper拥有一栋豪宅和一处商用房,在堪培拉还有一套公寓。

(Upton)

相比艾伯特,新州律政厅长Gabrielle Upton和小生意部长John Barilaro才是政客里的“房姐”“房哥”,两人在悉尼各地甚至新州郊区都有投资商业地产和住宅地产。

房姐Upton是一家信托公司的董事和持股人,该信托公司2012年花费250万澳元在George Street购买了一套商业单元房和两个停车位,记者了解到,这栋楼的单元房租金每年约5万澳元,那房姐的收入肯定也高于这个数了。除此之外,该信托公司2011年花费53.2万澳元在Hunter Street买了一处商业单元房,在2013年要价66万澳元转手,可惜至今无人接手。

(房姐目前自住豪宅)

Upton的老公Alex Sundich是一名投资银行家,夫妻俩在Paddington有一栋三卧室的豪宅,这套房子是在97年购入的,花了63万澳元,现在这套房可以卖到近200万澳元。Upton夫妻在Potts Point也有一处公寓,夫妻俩目前住在Darling Point的一栋五卧室豪宅,该豪宅是在99年花费260万澳元购入的。

小生意部长Barilaro手中共有5处房产,分布在悉尼、 Queanbeyan, ACT和 Jerrabomberra。此外,他还持有两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股票,以及Ryleho Home Solutions和Ryleho Pty Ltd两家公司的股票,这两家公司专业生产门窗。Barilaro这“房哥”称号,当仁不让!

澳媒称,新州议员中,随便挑一个出来,手中都好几套房,如反对党交通发言人Ryan Park,名下就有三套房产。教育部长持有一个公寓信托基金20%的股份,该基金持有Coogee Bay Road一栋商住大楼,该大楼过去五年升值了近30%,除此之外,他自己目前住在Griffith一栋豪宅内,并且还是一个养老金信托基金机构的成员,该基金在Randwick持有一套单元房。

新州州长和反对当领袖Luke Foley是少有的名下仅一套房的议员,就是现在住着的这套房。不过,澳媒报道称,其实州长在2014年登记大选不久后,就和妻子卖了Fairlight那套房,他老婆后来又买了一套投资公寓。

很多在悉尼的联邦议员手中也握房数套,影子基建部发言人Anthony Albanese的资金利益登记显示,他手中有三套房产,包括一套在Marrickville的用来投资的。

 

(Anthony Albanese

澳媒称,政客们坐拥数套房产,想来这事也无可厚非,而且Baird政府也坚持称,政府正紧密跟踪房市动态,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州长Baird曾表示:“州府和地方政府能压住房价上涨势头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增加住房供应。过去20年,我们的住房供应量增幅已达到最高水平,包括跟新房一样重要的大型基础设施建设。

下周新州政府就要公布预算案了,此次预算案必定要出台减轻澳人买房压力的举措,就让我们拭目以待,这些”房姐""房哥”会如何应对呢?

注:本文采编自网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5 Ausview Corporation Group Pty Ltd 沪ICP备15014601

开关 开关